被塔利班关了三年的澳大利亚老师:我们都是棋子,我不恨他们

原标题:被塔利班关了三年的澳大利亚老师:我们都是棋子,我不恨他们

澳大利亚人维克斯(Timothy Weeks)。图片来源:YouTube截图

记者 | 安晶

记者 | 安晶

4月的一天凌晨2点,澳大利亚人维克斯(Timothy Weeks)被负责看押的阿富汗塔利班守卫叫醒。守卫称“伊斯兰国”(ISIS)武装打来了,要维克斯立刻躲进地道。

“我们进了地道,到地下一、两米的时候,前门响起了巨大的撞击声。我们的守卫跑了上去,有很多机关枪交火。他们把我推进地道,我向后摔倒、滚在地上,然后失去了知觉。”

“我们进了地道,到地下一、两米的时候,前门响起了巨大的撞击声。我们的守卫跑了上去,有很多机关枪交火。他们把我推进地道,我向后摔倒、滚在地上,然后失去了知觉。”

事后,维克斯才得知,与守卫交火的不是ISIS,而是前来营救他的美国海豹突击队。海豹突击队至少六次试图营救被塔利班俘虏的维克斯和美国人凯文·金(Kevin King),几次都与维克斯两人错过,时间仅相差“几个小时”。

2016年8月,同为阿富汗喀布尔美国大学老师的维克斯和凯文·金在学校外遭塔利班绑架。三年后,今年11月20日,现年50岁的维克斯和63岁的凯文·金在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的囚犯交换中获释。

目前凯文·金还在接受治疗,维克斯在经过身体检查后,已于上周四返回澳大利亚。12月1日,维克斯在两个姐妹的陪伴下参加获释以来的首次新闻发布会。

据《卫报》和《每日电讯报》报道,维克斯回忆,三年中,他与凯文·金辗转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偏远地区,通常被关在没有窗户的狭小牢房里。

维克斯与凯文·金在被关押期间。图片来源:YouTube

期间,维克斯学会了普什图语,方便了他与守卫的交流。在维克斯看来,他以及负责看押他的守卫都是一场大争端中的小棋子。

“对我来说,他们(守卫)是士兵,士兵服从指挥官的命令,他们没有选择。他们在这儿是因为他们被命令来看守我。”

“对我来说,他们(守卫)是士兵,士兵服从指挥官的命令,他们没有选择。他们在这儿是因为他们被命令来看守我。”

维克斯称自己没有遭到虐待,也不恨负责看押他的守卫,“其中一些我很尊敬,几乎是爱”,“他们其中有些人非常有同情心,非常可爱,这也让我疑惑,为什么他们会变成现在这样?”

在获释当天,维克斯拥抱了几名看押他的塔利班守卫。而据他感受,整个获释过程就和当年被绑架时一样的突然。

“从一片尘雾里下来了六名特种部队士兵,他们朝我走来。其中一人向我靠近,伸出一只手扶住我,问我‘你还好吗?’然后他就把我带回到了黑鹰直升机上。”

“从一片尘雾里下来了六名特种部队士兵,他们朝我走来。其中一人向我靠近,伸出一只手扶住我,问我‘你还好吗?’然后他就把我带回到了黑鹰直升机上。”

与维克斯和凯文·金一同获释的还有10名阿富汗政府军士兵。作为交换,阿富汗政府释放了三名塔利班高级指挥官,其中一人为塔利班二号人物哈卡尼(Sirajuddin Haqqani )的弟弟,哈卡尼也是极端组织哈卡尼网络的领导人。

今年9月,在一名美军士兵阵亡后,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与塔利班的和谈“已死”。上周,特朗普再度宣布恢复谈判。此次囚犯交换也被视为美国与塔利班缓和关系的信号。

维克斯对营救他的美军士兵表示了感谢,同时也感谢了特朗普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。虽然对关押他的守卫没有仇恨并且最终获释,维克斯坦言,作为俘虏的这段经历对他产生了“深远且无法想象的影响”。

但他称自己从来没有放弃希望,“如果你放弃希望,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剩下了”。

“有时候,我觉得自己下一刻就会死,我永远都没法回去再见到那些我爱的人。但按照上帝的旨意,我现在在这儿,我还活着,安全了,自由了。我别无所求了。”

“有时候,我觉得自己下一刻就会死,我永远都没法回去再见到那些我爱的人。但按照上帝的旨意,我现在在这儿,我还活着,安全了,自由了。我别无所求了。”返回5分pk10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5分pk10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5分pk10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阅读 ()
免费获取
今日5分pk10热点
今日推荐